<ins id='5ivs9'></ins><dl id='5ivs9'></dl>

    <code id='5ivs9'><strong id='5ivs9'></strong></code>

      1. <fieldset id='5ivs9'></fieldset>

          <i id='5ivs9'><div id='5ivs9'><ins id='5ivs9'></ins></div></i>
          <acronym id='5ivs9'><em id='5ivs9'></em><td id='5ivs9'><div id='5ivs9'></div></td></acronym><address id='5ivs9'><big id='5ivs9'><big id='5ivs9'></big><legend id='5ivs9'></legend></big></address>
        1. <tr id='5ivs9'><strong id='5ivs9'></strong><small id='5ivs9'></small><button id='5ivs9'></button><li id='5ivs9'><noscript id='5ivs9'><big id='5ivs9'></big><dt id='5ivs9'></dt></noscript></li></tr><ol id='5ivs9'><table id='5ivs9'><blockquote id='5ivs9'><tbody id='5ivs9'></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5ivs9'></u><kbd id='5ivs9'><kbd id='5ivs9'></kbd></kbd>
        2. <span id='5ivs9'></span>
          <i id='5ivs9'></i>

          理科生愛《火星救援》文科生愛《星際穿越》

          • 时间:
          • 浏览:13
          • 来源:国产久久爱福利在线_国产久久精品热99看_国产久久热99视频
          鋤和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來塊烤白薯。這裡是餓著肚子給您說新聞的小編。小編整理瞭半天,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準備好瓜子板凳,我們一起去瞧一瞧。

          兩部電影都有NASA花大價錢探索宇宙的情節,但各自的社會環境天差地遠。

          《火星救援》沒有在這個問題上花太多篇幅,但片中明確交待,美國國會一口氣贊助瞭五次火星探索任務(NASA管理層還在為第六次的預算進行遊說),即便發生瞭宇航員命喪火星這樣的大事故也毫不退縮。中國國傢航天局也有足夠的經費建造“太陽神”飛行器,還願意用它幫助美國人(在小說原著和電影裡,中國到瞭補償——在未來可以送一名中國宇航員登陸火星)。媒體和民眾也很支持太空探索,當得知被困的宇航員馬克·沃特尼可能獲救後,全球民眾都在守候著好消息。

          《火星救援》引科普熱

          相比之下,《星際穿越》裡的地球要慘淡得多。由於環境惡化和農作物瘟疫,人類文明瀕臨滅絕。然後你猜,聰明人想出瞭什麼辦法?對!不是培育新的糧食作物,而是移民外星!趕快找目標星球去!這個淒淒慘慘的世界竟然就這樣給瞭NASA近乎無限的資源。不過他們好像沒有考慮到,就算找到瞭宜傢宜室的星球,農作物瘟疫這問題還是破不瞭。

          總體說來,《火星救援》裡的宇航員好像15世紀西班牙女王伊莎貝拉一世贊助的航海傢,而《星際穿越》裡的同行們則像19世紀因為土豆絕收不得不逃荒的愛爾蘭農民。科學傢和工程師們顯然希望自己是女王垂青的船長,而不是面露菜色的饑民。

          終極奧秘VS扒拉土豆

          蟲洞、五維空間、改變時空結構……《星際穿越》裡的設定看起來格局都挺大,當然細究起來就更容易出問題,比如片中對於時空結構的理解就存在巨大缺陷,導致前後劇情無法自洽。

          在《火星救援》裡,除瞭開場那次導致沃特尼被困火星的風暴之外,其他部分相對比較接近現實。例如沃特尼在火星棲息艙裡種植土豆,就是解決瞭土壤、肥料、水和光照等一個又一個問題後才得以實現的,地球、赫爾墨斯號以及沃特尼三方的溝通和方案設計,基本上也是走寫實主義路子。

          在火星上種土豆跟在地球上差別不大,馬特呆萌將火星土壤在基地室內鋪好,用自己的糞便混入。因為人類糞便中富含氮元素,所以理論上能種植莊稼。至於最重要的水,呆萌是從火星登陸艙的火箭燃料中分解出氫氣,再混上氧氣。通過實驗,得到瞭水。

          整個生產過程對一個理科生而言應該都不算什麼難事。

          《火星救援》清華點映 馬特達蒙秒變植物學傢

          借用一個奇幻文學的概念,《星際穿越》算“高魔設定”,動輒毀天滅地,看的是感官刺激;《火星救援》是低魔設定,主角沒那麼多外掛好開,食物能吃多久都是大問題。

          小說原作裡沃特尼有一句臺詞是個很好的說明:“上高中那會兒,我常玩《龍與地下城》。玩的時候我扮演牧師,能施展一個名叫‘造水術’的法術。當時我覺得這個法術太傻瞭,從沒用過。兄弟,要是現在能當場使用這個法術,拿什麼換都成。”

          “高魔設定”的《星際穿越》,可以讓觀眾體會產生一種“啊,這就是宇宙的終極奧秘”的感覺,豪氣頓生(尤其是沒有學過物理學的人)。《火星救援》則告訴大傢,也許有一天我們會占領宇宙,但是在占領第一顆外星之前,怎麼在新環境中生存下去是一個嚴肅的問題。在這裡,出身理工類的觀眾可能會把自己代入沃特尼的角色,在計算器上扒拉著,試圖算出自己的土豆能不能撐到援兵飛到火星。

          感天動地VS沒心沒肺

          兩部電影裡,主角最終解決問題的方式也不一樣。《星際穿越》裡的庫珀,靠著愛心就莽撞地跳進瞭黑洞,在“五維時空”裡成為定義宇宙規則的超級存在,才把關鍵信息傳遞給女兒,從而拯救地球——這是一個典型的“愛能拯救一切”的故事。

          《火星救援》裡的沃特尼就沒心沒肺得多。隊友們上瞭返回艙跑瞭?不怪他們!我來自救!食物不夠吃?拿便便種土豆!終於要被接到然而距離不夠?刺破宇航服放氣推進!我是鋼鐵俠!

          整部電影裡,沃特尼並不是沒有彷徨和恐懼過,但他總能快速整理好心情重新出發,這一點可能讓一些觀眾覺得太過平淡,但確實很討科學傢和工程師們的歡心:主角會想盡辦法活下去,即便失敗瞭,也能坦然接受死亡的結局。

          這就是理性主義的光芒。

          《火星救援》宇宙特輯

          這種樂觀精神不禁讓人想起二戰後的一波太空科幻作品浪潮。當時人類剛剛踏入太空,在宇宙中走出的最遠距離,也不過是38萬公裡外的月球。但這並不妨礙人們相信技術的進步會帶領人類走向整個宇宙。這種樂觀得甚至有點盲目的情緒,和地理大發現時代歐洲航海傢們的氣質相差無幾。在《阿西莫夫》的銀河帝國以及基地系列小說裡,人類最終擴散到瞭全銀河系;20世紀60年代的電視劇《星際迷航》,更是留下瞭“宇宙,最後的邊疆”這樣雄心勃勃的名言。就連當時流行的漫畫角色都是理工宅:神奇四俠是宇航員、鋼鐵俠是工程師、綠巨人則是個科學傢。

          然而隨著時代發展,太空探索的熱情褪去,讀者興趣轉向瞭賽博朋克和奇幻等類型文學,帶有“天命擴張”式樂觀情緒的作品越來越少。直到最近幾年,好萊塢的幾部太空電影才讓理工宅們重新找到瞭那個黃金時代的感覺。如果說《火星救援》裡還有什麼讓理科生們不夠滿意的地方,恐怕就是一些刻板印象瞭——計算出救援方案的年輕人珀內爾依舊是典型的不善社交的木訥書呆子形象,完全跟不上“極客也性感”的新時代風潮。

          結語

          欲要知曉更多《理科生愛《火星救援》文科生愛《星際穿越》》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